没找到想要的答案?直接拨 13699498464 或点击这里立即咨询

一审抢劫十年二审改判非法拘禁二年缓刑三年
浏览:134发布时间2018/08/21来源:未知

 
一审抢劫十年二审改判非法拘禁二年缓刑三年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接受本案被告人王xx的母亲孙xx的委托,并征得被告人王xx的同意,指派黎刚律师担任其二审辩护人,为其提供辩护。
 
  通过多次会见被告人王xx,并复制、查阅了全部案卷材料,辩护人认为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王xx有期徒刑十年,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导致量刑过重。建议二审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改判。
 
  辩护人总的辩护观点:一、被告人王xx的立功行为应予以认定,并在量刑时予以从轻;二、一审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王xx的行为构成抢劫罪证据不足,王xx等三被告人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三、按照“疑罪从轻、疑罪从无”的刑法基本原则,应按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四、王xx系初犯,认罪态度好,犯罪是受胁迫,积极赔偿了受害人,取得受害人谅解,按照“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建议对被告人王xx改判并判处缓刑
 
  一、王xx有立功行为,一审未予认定
 
  本案受害人职xx因杨x继续向其索要6000元医疗费,遂向新都区公安分局城东派出所报案被非法拘禁,派出所介入后以王xx等人涉嫌非法拘禁立案侦查,将王xx和李xx在住家附近超市挡获。后派出所讯问王xx是否知道贾xx下落,王xx如实回答知道,并马上按照警官要求,给贾xx打电话,约贾xx见面。后又带派出所警官一起到贾xx所在的培训班楼下,将贾xx约出来。贾xx遂被公安机关挡获。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五条关于“协助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具体认定 “犯罪分子具有下列行为之一,使司法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属于《解释》第五条规定的“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1.按照司法机关的安排,以打电话、发信息等方式将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约至指定地点的;3.带领侦查人员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等等。” 的规定,王xx按照司法机关要求,将本案第二被告人约至指定地点,并带领侦查人员将第二被告人贾xx抓获的行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应认定为立功,并在量刑时予以从轻考虑。
 
  二、一审人民法院认定王xx、贾xx、李xx三人犯抢劫罪,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抢劫罪证据不足,王xx等三人没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主观故意,不构成抢劫罪。
 
  首先,王xx等三人没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主观故意
 
  1. 本案的发生是基于王xx、贾xx和本案受害人职某某在打牌赌博过程中怀疑职某某打假牌引发的。但从王xx的多次交代中,都能看出,王xx给杨x诉说这件事情时,其目的只是告诉杨x其打牌被骗的事情,并没有邀约杨x去将自己输的钱抢回来的主观故意。杨x告诉他能看得出来职某某是否打假牌,并主动说要过来看一看,王xx告诉了杨x其经常打牌的地点并告诉他们和受害人天天晚上都在一起打牌的事实。杨x第二天晚上遂到新都王xx等人打牌的地方观看。
 
  王xx、贾xx当天晚上继续和受害人打牌,是因王xx和受害人等人长期都在一起打牌,并不存在王等人预谋对受害人职某某进行抢劫而故意将职某某约到作案地点的行为。王xx关于职某某打假牌这一事情只告诉了杨x,并不知道杨x会带其他人过来,更不知道会发生其意想不到的事情。
 
  2. 从受害人交出2万元钱,王xx将钱全部送到医院用于阿虎的治疗这一行为来看,也可以看出王xx等人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职某某钱财的故意。
 
  受害人职某某用随身携带的甩棍(属于公安机关管制刀具等违禁品范围)将阿虎打伤,这一情节尽管没有公安机关的查实,但得到受害人职某某和王xx一致的认可。阿虎被打伤头部,伤势严重,需要医疗费用。职某某迫于压力拿出2万元钱,如果王xx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故意,那么王xx完全可以扣下一部分,但王xx并没有扣下自己原来输的钱,而是将钱全部送到医院,用于抢救阿虎。后来由于杨x打电话来说2万元医疗费不够,需要再送6000元,职某某怕此事无法了结,才向公安机关报案说自己被非法拘禁的事情。
 
  第二,本案一审认定王xx等人抢劫2万元,证据不足
 
  1、 本案是由公安机关以王xx等涉嫌非法拘禁予以立案侦查,对王xx等三人进行取保候审,并在一年后才移交检察机关进行批捕及公诉,在此期间公安机关除对三被告人及受害人取证外,没有进行其他关于本案的侦查工作。从检察机关的批捕看也是以非法拘禁罪名批捕,但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时却以抢劫罪提起公诉,导致王xx等三人被重判。辩护人认为,本案以轻罪立案侦查,却以重罪起诉并判决,在程序上存在严重问题。辩护人认为公安机关以王xx等人涉嫌非法拘禁等立案侦查,并围绕该罪名进行调查取证,而没有针对“抢劫罪”进行侦查,现有证据不足以说明王xx等三被告人犯有抢劫罪。
 
  2、 一审法院认定王xx等三被告人犯抢劫罪,是因为一审人民法院认为杨x等人的行为“貌似”抢劫,但本案已抓获的三被告人在主观上根本没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故意,在客观上也没有对受害人实施任何暴力行为,如李xx在看到职某某受伤,还问是什么事情,贾xx和王xx也没有参与殴打受害人。杨x等人主观上是否有抢劫受害人的故意,客观上是否实施了抢劫行为,辩护人认为,由于杨x、阿虎、“五哥”、“胖司机”还有另一小伙子,这些主要的参与人员都没有归案,甚至身份不明,杨x等人如何密谋,王xx与杨x等人是否有共同犯意、王xx在参与过程中是起主要作用还是次要、从属作用这些非常重要的证据都没有收集在案,一审法院就草率地认定王xx犯有抢劫罪,并认定其为主犯予以重判,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3、 一审法院认定王xx等人“抢劫”金额为2万元,并以此认定抢劫数额巨大。但从本案现有证据来看,该2万元是受害人职某某拿出来给阿虎治疗的医药费,阿虎受伤是事实,职某某是否该赔偿或者不该赔偿,是民法上的“债”的问题,拿医疗费确实事出有因。该费用杨x是否用于治疗阿虎,用了多少,还剩多少,杨x提出“医疗费不够,需再送6000元”是否属实,是否属于讹诈,这些证据侦查机关本应该收集、也能够收集而没有收集,一审人民法院在审判过程中也注意到这些问题而要求公诉机关补充提交,但遗憾的是,公诉机关并没有补充提交,而一审法院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仍然为了“照顾”公诉机关的情绪而对王xx等人进行了重判。辩护人认为,抢劫罪的抢劫数额的认定,对定罪没有多大影响,但对量刑来说却至关重要。在本案的“2万元”里面,是否有医疗费,究竟有多少是医疗费,涉及到对“赃款”数额的认定,“抢劫”数额不清,主要参与人员均未归案,作为“抢劫罪”的犯罪要件均未查清。
 
  第三,王xx等三名被告人与杨x等人没有预谋,也没有共同的犯意,一审人民法院不应客观归罪。
 
  从本案的发生可以看出,王xx向杨x诉说其被骗的事情,并不是要杨x帮忙追回被骗的钱财,王xx并不熟悉杨x的朋友圈子,也不知道杨x会联系社会上的人员参与。从现有证据来看,杨x等人借王xx打牌被骗这一事情对职某某进行敲诈,并做了事先的安排,而这一切王xx都蒙在鼓里,毫不知情。正如受害人职某某在给法院出具的谅解书上所说,王xx等三人也是被杨x等人骗了,事态的发展不是由王xx等人所能左右。由于杨x等人均未归案,侦查机关当时也没有对这些人进行立案侦查,上网追逃。辩护人认为,不管杨x等人的行为是否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但王xx等三被告人没有与杨x等人合谋,一审人民法院不应将王xx等三名被告人作为杨x等人的替罪羊而进行重判。
 
  三、被告人王xx的犯罪行为符合非法拘禁罪的构成要件,应按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首先,王xx在主观上有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故意。
 
  王xx多次交待提到,由于受害人职某某用甩棍将阿虎打伤,如果职某某不拿钱出来,杨x特别是“五哥”等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们,要他们出钱来赔阿虎的医疗费,所以把职某某看管起来,要职某某拿钱出来赔偿,如果不拿钱就不让职某某离开,在主观上有限制职某某的故意。
 
  其次,王xx在客观上有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
 
  王xx将职某某带到其住宿的地方,直到职某某拿钱后才让受害人离开,在客观上有限制职某某人身自由的实际行为。
 
  第三,王xx非法拘禁职某某的行为,情节轻微,应从轻处罚。
 
  在职某某被非法拘禁期间,王xx对职某某没有殴打等暴力行为,只是不准职某某离开,并且在此期间都让人按时送饭,没有虐待行为,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情节轻微。职某某在拿出钱后李xx要职某某回家,职某某不愿意回去,而是继续在房间等待,是因为要王xx帮忙带回钥匙和手机,这段时间不应作为非法拘禁的作案时间。
 
  第四,王xx之所以犯非法拘禁罪,是因为其在主观上被胁迫所致,在量刑时应予以从轻。
 
  王xx作为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在打牌输钱后因怀疑职某某出老千而告诉了杨x,没有想到杨x等人会借机向受害人进行勒索,在辩护人多次会见王xx时,其都谈到他非常害怕,也非常后悔,想尽快了结这件事情。由于职某某在期间用甩棍将阿虎打伤,导致事态发展更加严重,他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将职某某守住,不准职某某离开,直到职某某把钱拿出来。王xx告诉辩护人,当时他要职某某自己送钱到医院,职某某怕杨x他们找他麻烦,不愿意去,要王xx帮忙送钱。王xx也想尽快了结这件事,遂帮忙把钱送到医院用于阿虎的治疗。其之所以犯罪,在主观上是被胁迫的,是在受到一定威胁后而采取了不合法的行为。
 
  第五,按照“疑罪从无,疑罪从轻”的刑法基本原则,辩护人认为不应认定王xx等三名被告人犯有抢劫罪,而应认定为非法拘禁罪。
 
  本案从立案到批捕到移送起诉都是以非法拘禁来进行的,公安机关所收集的证据材料也足以证明王xx等人非法拘禁罪名成立。但公诉机关以抢劫罪进行起诉,一审法院也以抢劫罪进行判处。辩护人认为,该案是非法拘禁还是抢劫罪,在司法机关内部存在很大的争议,并且现有证据不能完全证明王xx有抢劫故意,事实上其本身也没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故意,在案件定性存在严重争议的情况下,按照“疑罪从轻、疑罪从无”的刑法基本原则,辩护人认为本案认定王x构成非法拘禁罪更为合适,也更能起到让王xx等被告人认罪服法的教育惩治作用。
 
  四、本案存在诸多法定和酌定从轻情节,一审人民法院在量刑时未予以充分考虑
 
  首先,王xx有立功行为,一审法院未予以认定;
 
  其次,本案受害人职某某有一定过错。
 
  本案的发生是因为职某某在打牌的过程中作假引发的,其随身携带公安机关禁止携带的违禁品甩棍,并用甩棍将人打 伤,存在一定的过错。作为一个守法的公民,不应该也不会携带违禁品。其自身存在一定过错。
 
  第三,本案王xx全部退还了职某某拿出的2万元钱,并赔偿了受害人的全部经济损失,取得了受害人谅解。受害人专门出具了谅解书,请求人民法院从轻处罚。
 
  第四,王xx家庭情况特殊,母亲患有晚期癌症,急需孩子的照料。本案发生后,王xx等三被告人家庭都非常重视,三位母亲从孩子被羁押后即赶到新都租房等待案件的结果,舔犊之情让人感动。每一个案件的判决,不仅对被告人有巨大的影响,对其家庭以及其周边的人都能起到教育、感化等作用。王xx的母亲身患晚期癌症,不辞辛劳的守候在看守所旁边,每天以泪洗面,一审人民法院的十年判决对其家庭无疑是晴天霹雳,无法接受。对王xx轻判有利于对其家庭的稳定,也能构建和谐社会。
 
  第五,王xx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贾xx是在校大学生,过去都无前科,在取保候审期间也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经过几个月的关押,其已深刻认识到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愿意认罪悔罪,痛改前非。放归社会不致危害社会。
 
  综上所述,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辩护人建议二审人民法院对王xx等被告人依法予以改判,并判处缓刑。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充分考虑。
 

律师推荐